结婚60周年纪念

Written by 李世富(上海交大航空系48屆).

2009年是朱秋育媽媽與上海交通大學, 航空系 李世富學長 結婚60周年,

 

朱秋育媽媽生于 : 1925年, 廣東省, 台山縣.

家中有長兄, 大姐, 共三人, 年齡各差十年, 因父親1910年去美工作,

每十年回國度假三個月 ,

長兄, 美籍,  1930年畢業于美國 BERKELEY加卅大學, 電機系,

同年分派回中國, 上海, 美國人屬下之上诲電廠, 担任高级工程師 .

1931年長兄将全家,在台山縣之媽媽, 太太,姐,妹移来上海定居 

朱秋育學媽媽當年只六歲,

中學畢業于上海南屏中学,

大學畢業干上海東吳大學, 會計系 .

 

1949年秋育媽媽與交通大學李世富學長结婚 .生活相當富裕,

因李世富已在上海,联合國總署屬下之中國農業機械公司工作己有一年多, 得了一份優越工作, 工资不錯 ,當然生活安定 .

1949年中國政變, 工作單位, 農廠被解散, 先分發到楊樹浦一小煉铜工作,

1950年要轉到到中國東北煉鋼, 為時我大女兒出生, 夫妻两人决心帶同剛滿一月大之女兒三人回港, 澳 .

1950 當時港, 澳同胞對大陸政權還存有戒心與恐懼 ,

大陸學生, 在港,澳各公司, 單位, 皆不敢聘用, 找工作到處碰壁, 生活開始傍惶, 后李世富遇上一個交大老學長, 幫我找了一份維修家電與音響工作, 總可以應付每月之房租與两餮, 生活是清苦的 .

1953年, 朱秋育父親由美回香港定居, 我們生活有了保障與改變 .

1994年, 在三千多中外人仕中, 香港美國領事馆招考一工程識位,

幸運的,世富是幾千中外人仕,唯一考取那識位,當時轟動全香港工商人仕

1959年1月1日,我們一家六口移民到美國, 安居美國, 南加卅, 洛杉機 .

當時向聯合國借了US$6,000 元為旅费, 分20年清還 .

美國不是我們理想之黄金夢, 初到美國生活清苦的 .

 

朱秋育媽媽與李世富學長 生有二男, 三女 , 其中一男早于香港喪生 ,

故后來只有一男三女, 一家共六口 . 無内外男女孫 .

 

1 .  長女 ( 李玉鶯  ALICE LEE)

生于上海 , 主修天文, 電脑, 物理, 商業管理, 控制等工程 ,獲加卅大學,

科羅利大學等五個專業硕士學位, 為可不修博士學位, 因一教授说, 美國博士, 尤以是女博士, 出路少, 收入低, 多只能當教授

她畢業后, 當過麥道飛機廠導航工程 , 如今自辦工程顧問公司, 經營洛城地跌開發業務  .

 

2 .  次子 ( 李啓威 KENNETH LEE)

讀麻省理工學院 ( M.I.T. ), 以两年半時間獲電機工程學士, 又半年獲生化學士, 在這廿年内, 還未见有學生能如此短時間三年獲两學位 , 由因越戰結速, 工程專業出路少, 故改念醫學, 三年半時間畢業干UC BERKELEY 屬下 USF 醫學院, 獲得两个醫學博士, 一, 内科医學博士

二 ,藥劑博士, 畢業后, 當軍醫六年, 退伍后在科里達卅自開診所,

但還要担任軍隊隨叫隨到之責任(CALL ON DUTY) 直至55歲才可退休

 

3 . 三女 ( 李玉碟  BESSIE LEE) 

主修海洋, 生化與±木工程 , 獲得南加州大學 (USC)與羅省加卅大學 (UCLA)等, 得三個專業碩士, 如今工作加卅省府, 環保工作  .

 

4 . 四女 ( 李玉綿 CATHY LEE )

聽覺時好時壞 ( HARD TO HEARDING ), 加卅省立大學 ( UCI ) 教學系畢業, 在飛機廠從事電脑模擬工作  .

 

5. 李世富博士 (,DR. SAI F.LEE )

工作干國防工業, 加卅理工學院 ( C.I.T. )與其屬下之實驗室 ( JPL  喷射推進實驗室 ),  涉及航空, 航天, 導航, 電子, 核子, 原子, 控制等工程, 以中國古時 ‘油燈’ 原理, 應用于火箭爆炸, 燃燒理论上, 曾得科技, 奖状多次, 曾登上’美國槍棫’ (NRA) 雜誌為首頁封面人物 .

退休后, 回台灣攻讀中醫,超過二十多年臨床經驗,

曾著有 ‘濟世中醫, 海外談 ‘ 極受國内與海外讀者称赞 .

 

6 .  朱秋育媽媽 ( JULIE LEE )

是家庭主婦, 養育子女有廿多年 , 直至各兒女工作, 然后找了一份衣服設計工作 .

 

朱秋育媽媽曾逃過三次鬼門関  .

 1 .  1951年7月22日, 星期日, 10級颱風襲港 , 救護車, 救火車, 警車尖銳可怕的鸣叫聲不绝於耳  .這天, 上午11時左右, 懷孕七個多月的 朱秋育媽媽下體突然出血, 我 ( 世富)以為是早產, 打999求救, 但等了一个小時, 還末見救護車來,  只好送到附近的接生診所, 醫生说,胎兒將胎盤踢破, 必需到醫院開刀 . 直至下午3時右, 救護車才來, 隨即送到全港最好的馬麗醫院,因是星期日, 醫生多休假, 加之因風災而受傷的患者亦很多,

直至下午5時左右, 才由一個男軍醫代為開刀, 醫生说, 胎兒因為缺氧太久, 生存機會太少, 只能救大人, 秋育逃過這鬼門関了  .

可是, 手術後, 我抱着已亳無生存希望的兒子, 看着他眼睛微微張開,

面色, 口唇逐漸變為灰黑, 約半小時, 他去了  .

當時我的眼淚苦水只能向肚裡倒流, 但那有人體會到呢 !

老天呀 ! 為何對我們如此不公平, 這是我們永遠忘不了的 .

當時, 我們的生活清苦, 無法將兒子 ‘入土為安’ ,只得由醫院安排 , 惨呀 !

醫生後來说, 胎盤先出, 大人生存機會只百分之一 (1% ),

秋育媽媽是1%之幸運兒, 能闯過這鬼門関,   謝謝上天呀 ! 命呀!!

 

2 . 1970年, 晚膳后約下午7時左右. 我俩(秋育)送女兒回校(UCLA),

我駕駛四千磅重的賓士跑車與五千磅重的卡特拉, 美國大轎車于 I-10

高速公路相撞, 車頭全毀, 門窗之玻璃全破, 我的胸部與方向盤相撞,

方向盤支架断了幾條, 我的胸部瘀黑, 三天不能照X光, 醫生说我的胸骨可能全斷了, 將來一定殘廢, 檢查后, 一条胸骨也沒斷也没破裂, 命也! 

秋育媽媽呢 ? 她頭撞上車前之窗, 頸撞着車子之指示台板(DESK BOARD),頸部缝了150針, 幸好, 沒撞在喉部, 不然BYE-BYE了,  命也 !

 

3 . 2007年3月22日早上, 我离家外出, 中午回家, 秋育媽媽 不見了 .

鄰居跑來告訢我, 你太太(秋育)干上午11時左右, 在家門前行走, 被两個年青學生用滑車(SKIP BOARD) 撞倒在地上, 我們發現地上很多血,

呼吸微弱, 眼睛閉着, 我們馬上用水嚨水嘖她, 她醒了, 馬上打911,

警察送了她走, 什么醫院就不知了 .

我馬上到警察局. 警察告訢醫院地址, 我到醫院時, 秋育媽媽還在手術房搶救中, 頭部破裂7吋長, 流血很多, 約要輸1000 cc的血 .

秋育在醫昏述3天, 留院一星期 ,終于回家, 但瘀血一小部分還留在腦上,

醫生说, 年齡大了, 不宣開刀, 讓瘀血慢慢消失罷, 可能失憶一段時間 .

 

秋育媽媽一生中有過不少波拆 !但總能平安渡过, 謝謝上天 !

 

今年2009年是朱秋育媽媽與交大李世富學長結婚60周年 .

祝望他們俩, 齊齊 整整 平平 安安 康體健康 

再創 70周年, 80周年慶典 .

交大48年航空 李世富 寫于 2009年 母親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