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亞威

Written by 張孚威(新竹交大70屆 ).

那是個什麼都不懂,又什麼都自以為是的年齡,進了大學住了校,父母管不到,學校管不著。突然到來的自由,與人們眼裡流露出的羨慕眼光是進交大的附贈品。

九龍坡通宵達旦打彈子,叫陽春麵偷滷蛋,還吹牛、得意是為了創造回憶。考試請病假,補考保證60分是不被當掉的戰略應用。邀請別的學校的女生與我們郊遊跳舞,是想要泡miss 把馬子。煮酒論英雄是自我膨脹,過大頭症的癮。罵台灣教育失敗是考壞了出氣。

42年過去了,正如辛棄疾的丑奴兒(書博山道中壁)“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愛上層樓,為賦新詩,強說愁。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欲說還休,卻道 天涼好個秋’’。也許是時代進步了,也許是命好,活過60歲,還有七分童心,三分俠氣在,爬山、吹牛,一樣不少。可是亞威………你怎麼就被當掉了?帶著一 付不服輸的眼神掛了。前年你們來洛杉磯參加你兒子的畢業典禮,你興奮的告訴我,幾十年的胃病被一個德國藥方醫好了,三種藥同時吃,真有效。說好下次我老婆 帶你夫人去Getty’s museum 而我們去Santa Monica Mountains 爬山,坐船去Channel Islands ,享受一下南加州的沙灘與陽光,過一把大學時代漫無邊際的吹牛、閒聊解千愁的癮,怎麼一下子你就不在了。難道這就是命,抓了芝蔴,丟了西瓜。

我勸你打太極拳看道德經,走柔的路子,追求內在,順大自然而行,以不爭不氣而達到目的的方法,如此就不會傷身。你也同意零與1的哲學:1是命,後面的零都 是附加的,如事業、金錢………,零可以少一、兩個,可是1沒了,什麼都沒有了。你答應我回台灣把一些事情料理好以後,就跟我一同養身,唉!晚了。

我們都是戰後嬰兒,上一代累積、總結了戰亂的經驗,傳給我們的是要好好讀書,充實知識,學好一技之長,以後生活就有依靠。進好的幼稚園、小學、中學、大 學、留學,搞高科技,將來好賺錢,過好的日子。讀書是為考試,為進入更高層次的準備。學的背的都是知識,因為不考常識就沒人教,也沒有學到如何與人相處的 常識。考試考好了,就是天之驕子,考壞了就是逆子─沒出息。亞威,你的表現可圈可點,過關斬將,超標完成任務,成為青年楷模,事業家庭都是拔尖。學校社會 教了我們如何謀生,服務社會、回報父母、國家,可是沒有教我們如何生活,忙了一輩子,才發現自己的生活中缺少了自我,值得嗎?

過去的總是那麼清晰,瀝瀝在目,未來的還是那麼模糊不確定,紅樓夢開篇的’’好了歌’’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塚一堆草沒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金銀忘不了。
終朝只恨聚無多,及到多時眼閉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嬌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說恩情,君死又隨人去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兒孫忘不了。
癡心父母古來多,孝順子孫誰見了!

過去只感覺到它的好,現在才體會到它如此寓意深遠,絕無虛假。亞威,不知校園中是不是又來了一批新鮮人正忙著“強說愁’’,刻意的創造回憶,與我們唱的是同一首歌,只是隔了40年。

二○○八年二月十九日孚威完稿於悠然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