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tten by 張孚威(新竹交大70屆).

趣者,走取也,也就是走過去拿來。小孩子不需要什麼性向分析,喜歡的就去做,高興就跳、就笑、就叫,也就是孟子説的’’不失赤子’’,老子說的’’能嬰兒’’是最正點最上乘的“趣’’。
趣是內發的情感和外受的環境交媾發生出來而成為人生的根蒂,活動的根本,創新的源泉。走進山林之中、大海之濱,無拘無束自在渡日,雖未求趣,而趣自來,精神與身體無形中感到十分舒暢。生活中失去了趣,也就失去了樂的原動力,自己過得不愉快,別人看了也不舒服。

春雪秋花,只有時間之景
夕陽曉月,應無久遠之光

內在的興趣,一蹤即逝,如果不能適時把握與發揚光大,反而扼殺於萌芽之中,久而久之,自然養成患得患失,畏首畏尾,百般無奈,夾著尾巴了此一生,何來人生樂趣,也更談不上對人類社會的貢獻。
牛頓之於蘋果掉在頭上,若沒有發生懷疑,產生興趣,只認為是理所當然,沒什麼大驚小怪,自然沒有現代物理學的基石---地心引力的發現,那今天的科學也許 是另外一個面貌。愛迪生之母,如果整天管著孩子要聽話,不准亂動、亂摸、亂拆。我們也許還在點蠟燭,光明使者的電燈,不知何時才會照亮世界大地。美國政府 為了提昇創意之趣,成立了專利局,不但有政府法令明文保護,也許還可發筆財。此一創舉,喚起了全民的創造思想,隨時捕追中心的’’趣’’。使美國因創造發 明而成為世界第一等強國。

蝸牛角內爭何事?石光火中寄此生,
隨富隨貧且歡喜,不開口笑是癡人。

是唐代大詩人白居易打開心胸,大肚能容的尋樂妙法。由樂入趣,因趣來樂是養生學中不可或缺的法寶。
禅門六祖惠能大師(638--713)聞“金剛經”而悟,產生“趣”,繼續追求,終於把“未佛先悟道,未僧已成祖”的故事,千百年來傳為佳話。而其論道的“壇經”是唐以前唯一白話成書的文字典籍,歷久彌新。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
本來無一物,何處染塵埃?

更是惠能破石驚天,流傳千古的偈語。若不是當年把握住聞金剛經之趣,就很難有後來在禅宗史上的重大貢獻。
恬靜虛無的把思想放空,是培養“趣”的基本,以增強創造與學習能力,整合經驗及增強記憶。時時靜坐,享受靜趣,功力自然累積成長。“心閒體勞,鬧市靜觀” 是尋找及刺激內心與外在環境交媾發出“趣”的火光的方式與過程。貴在持之以恆的打開心胸,讓“趣”成為生活的一部份,最後生活便會在’’趣’’之中,舒舒 服服的過日子,其樂無窮。
“天地萬物,莫貴於人”,而“天道自然,人道自己”最美好的東西是自然,簡單而直接的,道教三千六百門,佛家八萬四千法,萬法一心,皆於方寸之中。趣在 心,不在境,是由內而外,無意中陶情冶性,難成而易敗的東西。自然之美,孩童之樂,光石之趣,若不能及時享受發揮,強冠以祖宗家訓,人生瀝練,社會條條框 框磨得精光,變得圓潤柔滑一成不變,退休之後,再花錢找心理個性分析,網絡追求,尋找自己的個性與興趣,豈不捨本逐末,愚不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