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華人科技資金進入美國主流創業圈

Written by 何明雄( 新竹交大計算與控制系71屆).

科技投資大國裡的夜郎

20年來,台灣的科技產品輸入美國相當地成功。例如個人電腦系統及零組件、數位相機與集成電路等,每日每月排山倒海似的湧入美國市場。假如有人說:「這些產品只是賣入美國華裔市場!」,那會笑掉你的大牙,你會說:「怎麼可能?」,因為華裔人口在美國不到2%;而且真是如此,台灣的科技電子業絕不可能像今天這麼發達。但是,請注意,僅僅把”科技產品”四個字中改兩個字,成為”科技資金”, 若有人說:「台灣的科技資金(如創投基金)投到美國,絕大多數都只進入華裔的公司」。你聽到這句話,可能就不會笑掉大牙,也許還會點頭稱是。然而科技產品 可以各種人四處都賣,為什麼那更美麗、更受人歡迎的科技資金,卻只能投向老中為主的公司呢?老中創業的科技公司雖然按人口比例應算蠻高的,但老中創業數目 與整體美國各族裔創業總和數目相比,那可是小巫見大巫,可想而知,那就像是非常小的夜郎國。在夜郎國裡,台灣的科技資金”金主”們,一發現或聽說一個不錯的舞台,時常爭先恐後,假如金主多了,互相排擠更不是新聞;經常,金主發現自認不錯的投資對象,私下暗槓。我有一個交往30年的大金主K君,我幫助他幾件大事,甚或介紹投資機會給他,這位精明過人的朋友10年來投資了數不清的公司,就從未分享投資機會給我,原因無他,像我的這位精打細算的老中相識怎會隨便洩漏稀少的賺錢天機呢? 

在公元1995至2000年間,因為華裔創業公司數量畢竟有限在這個小夜郎國裡排擠造成的價格變質拉抬,屢見不鮮,股市效應在這裡早熟出現,因此,這個老中夜郎國裡華人科技投資圈越來越擠,門檻也越來越高。台灣近年因為科技產品的生產空前成功,財富暴漲,造成創投基金(Venture Capital, 簡寫成VC)的超高速成長,老中創 業公司的質量卻沒有理由突然高度成長,因為科技創業,是百年樹人造成的結果,而且如台灣諺語云:「生意仔不好生」,高品質的華人創業公司數量的成長,遠落 後於資金,華人的科技資金進入美國這個科技泱泱大國,如果長久只在老中夜郎圈中打混,你推我擠,必出毛病。華人科技資金導入美國主流(或狹義而言,白人圈 子)創業圈,不僅是獲利更佳途徑,也是避免投資潰敗較明智的選擇。 

障礙

假如有人說,華人科技資金在美國的投資條件與活動能力,與美國本地VC一樣,那是笑話一樁;文化與語言的屏障,產業關係和社會人脈的缺乏,在這些客觀事時限制下,華人科技資金不是一朝一夕可達美國水平;是故,策略上,較需文化主觀判斷的種子或早期投資,宜量力衡情,不能強求。再者,Due Diligence越早期花費越高,也不符合國人精打細算原則;因此,以Second Round或Third/Fourth Round為主攻目標,雖有價格較高顧慮,但以美國VC對First Round有97%的高淘汰率,對華人科技資金而言,First Round以後的機會應不失為較安穩明智的選擇。從3%中在精挑一番,勝算理應更高。 

守株待兔或主動出擊

華人科技資金近10年來,有極高回收獲利,美國VC近20年來亦大放異彩(各類投資中,VC報酬率最高)。從1980年起,典型科技公司發展上市成功如Apple, Microsoft, Sun, Netscape都有VC在背後推動。 

這個VC園地,近年風光十足。美國單單在1996年一年中,新投入者高達96億美金,但是如大名鼎鼎的Alex Brown, H&Q, NEA, Sequoia及KPCB等VC,也不像以前只是閉門家中坐,好案自會來。筆者與別人共同創立的公司在第二年獲利後不久,美國VC帶錢不請自來登門者不乏其人。對華人科技資金而言,進軍美國,跟賣產品一樣,必須更進一步主動出擊,除此之外,沒有其他更落實的作法,只靠Referral等有限的管道,不只Deals代表性不好,涵蓋面也不夠,而且Deal Flows量也易不足。與其被動等人餵食而營養不良或吃壞肚子,不如主動找尋自己的選擇。 

Investee Prospects是哪些?有多少?

以自1994年5月到1995年4月這一年間為例,美國VC投入First Round的共有586家高科技相關Ventures,3年後(1998年4月),這些Ventures狀況的統計如下: 

US VC-backed (First/Seed Round 5/94 to 4/95)

High-Tech Ventures Status

種類 Category

案件數 Number of Ventures

百分比

已上市 Went Public

152  

26%

併購 M&A

134  

23%

上市登錄 Filed IPO

7    

1% 

未上市 Private

266

45%

陣亡 Dissolved

27

5%

華人科技資金假如是在1994年進入美國市場,就應該找出並投向上述有可能三年後上市或併購的293家(上表中﹡的總和);筆者的建議就是在其中再精選與台灣產業較有關係的100到120家,假如挑選功力及眼光夠,3年之後應該有50%左右的Portfolio公司有高獲利及脫出機會。

警察、檢察官及門診醫生

Deals像警察追捕盜匪,非到手不可,看起來可不容易,可是在資本主義最發達,媒體最成熟,資訊相當公開的美國,Deal Identification不是技術問題,而是銀子、時間及人力問題。上述筆者1994年夥同三個校友一起創立的PCtel, 我們到台灣找錢的經驗就五味雜陳,華人科技資金管理公司常找資淺者,推向第一線,好像檢察官問案,系統方法不對,口氣也很怪異。因為泰半創業者,不僅功夫 底子不錯,專業更強,結果形成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問案者有權無識窮問不得要領,要錢者,有識不時避重就輕,兩造大玩起抓迷藏遊戲。筆者認為台灣大醫院門 診制度可以借鑒作為VC第一審運作,門診醫生要快要精要準(當然不應該把企業家當成真有病在看),要跟企業家共鳴呼應。科技投資,有一重要原則,那就是:「寧可漏掉好的,也不輕易撿壞的」,因為創業投資是一種不可有「遺珠之憾」的行業,這一步做完後,每個Deal的細部推敲的Due Diligence工作,再交給第二線資淺者去做,證諸美國VC 的合作者大多在第一線快審多案。華人科技資金有必要找有經驗的人司職門診醫生挑案後,再決定是否細審。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Value-added investors已不只是口號,漸漸地有見地而且挑嘴的企業家也都做這種要求了。除了錢,華人科技資金拿什麼進去跟美國主流Ventures的 主管談或跟其他董事平起平坐?答案應該是越來越樂觀的。當然,除了進去談或坐在董事會的代表人的功夫要達某種功力,其他客觀大環境對華人科技資金是越來越 有利了,原因無他,台灣現有電子、電腦、半導體等製造量能優勢,及相關產業體系結構密切,機動力及反應速度更是獨步全球,不管是Strategic Alliance, Contract Manufacturing, Marketing Sales, Technology Licensing,華人科技資金都可扮演Value-added或仲介的角色;惟,我的觀察是:也許整合一組VC在一起,會有更大的力量展示結果及更強的說服力,運作起來涵蓋面及深度也會更好,奈何老中有群性稍遜的特性,我希望在獲利為先的驅動下,大家通力合作,發揮一把筷子綁在一起的協商能力。 

結論

以美國VC投過Second Round為主攻,精挑細審,數家華人科技資金,分攤成本,切磋攻錯,聯合展現實力,建立高品質穩定的Deal Flows,從開發到挑選的常態運作模式,創造回收源源不斷的獲利基礎。美國董事會的權限,原本就比台灣強得 太多,經過最近公司管理層的醜聞及會計危機的洗禮,代表投資者大眾的董事會,也在法律修改下及社會的期許聲中,更加扮演掌握乾坤,威力越來越強的角色。但 願,我們華人老中,從夙夜匪懈工作賺錢後,成為投資者,善用資金在資本主義社會中的無比力量,在美國科技產業中,用錢再賺更多的錢,利用資金進入公司權力 最高機構,同時把我們的影響力更上一層樓。子子孫孫,一代一代這樣去做,就像猶太人在美國,來自產業滲入政治,既深又廣,令人敬畏的無比力量,從經濟地位 到社會地位,再進而政治地位,華人幸甚! 

作者簡介:現住Torrance,業Angel Investor & Venture Capitalist,原PCtel共同創辦人,曾任美國Cadence Design Systems副總裁及台灣宏碁公司副總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