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tten by 張孚威(新竹交大70屆).

禪的原意是沉思、靜慮,使身心得到平和的感受。“定”指心注一境,集中精力專注的精神狀態。“禪”與“定”不同在於“禪” 的活動要有特定對象而“定”則可以是沒有觀想對象。印度氣候熱,修習“禪”、“定”可使人去除因炎熱而引出的煩躁不安,於是身體產生了一種清涼感,因此 “禪”、“定”在早期印度十分流行。公元前五世紀左右,佛教引入了傳統的印度“禪”、“定”法,並把“禪定”放在一起,不再區別。同時也把目的改為“更容 易與神溝通”。

禪宗以主張修習禪定而得名,以“不立文字、教外別傳、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十六字為宗旨;在中國歷史宏流中,以非理性的直覺體驗,瞬間頓悟及玄妙表達的思維方式與道家及儒家思想相互學習 ,吸收與融合,形成三教一體,是個有中國文化特色的佛教宗派。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是禪宗六祖慧能(西元638年--713年)把佛學“心經”宗旨“空”的思想發揮到極點的一首禪宗名偈。

惟信禪師的“老僧三十年來參禪時,見山是山,見水是水,及至後來親見知識 ,有個入處,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而今得個體歇處,依然見山是山,見水是水”,將佛學金剛經的“悟”躍然於紙。

“天下功夫出少林”,少林寺又是中國禪宗的發源地,禪宗的“不動心”,“心靜如止水”自然成為功夫中不個可少的功課。藝術貴在含蓄,言有盡而意無窮,意在 筆先,藝術家的書畫給人們一個很大的幻想空間,禪宗超脫、瀟洒的思維方式及提倡的幽、深、清、遠、澹泊的生活情趣成了藝術家內心追求的目標。與藝術家不可 分開的詩人,更是“以禪喻詩,以詩入禪”,把”悟”的觀念,用巧妙的文字放入詩中,而言外之意、文外之音、韻外之致、化景物為情思,成為好詩的必要條件。 從神農嚐百草,用茶葉解毒到陸羽寫的“茶經”,茶不但是中華民族主要飲料也是文化精神。飲茶的味外之味,對清靜悠閒人生境界的追求及從茶中品出的人生甘苦 和韻味與禪宗思想密密相合,茶禪一味也就自然形成。清心寡慾,以自然之道,養自然之身是古今中外修身養性不二法門,此正是修禪之法,在今日生活中,禪已成 為養身的代名詞。

修習禪的方法是(1)多看禪詩(唐詩三百首等),例如王維的“鹿柴”:“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返景入深林,復照青苔上”。柳宗元的“江雪”:“千山鳥 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簑笠翁,獨釣寒江雪”。及蘇軾的“題西林壁”:“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如此詩中有 禪,禪裡有畫,把宇宙人生融為一體。(2)接近大自然,看藍天白雲,聽蟲聲鳥語,放鬆自己,融入大自然。(3)打太極拳,太極拳的精髓在“變”,從頭到 尾,全身內外,沒有一處不動,沒有一處不變,而又心靜體鬆,幽閒大雅的以意領氣,得到了心理與身體的健康。

“三教一體,九流一源,百家一理,萬法一門”,禪宗以其萬法一心,不道之道,不修之修,追求大自然為思想主體而成為“中國化”的佛教宗派。輕鬆、活潑、無 拘束的方式成為修身養性的主流之一。修習禪定可以給人帶來心靈的寧和與平靜,超然於物外,情緒得到放鬆與調整,從世俗生活和煩惱中解脫出來,讓生活充滿情 趣,思想更加充實,開創更美好的人生。

二○○三年八月廾八日孚威完稿於悠然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