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tten by 張孚威(新竹交大70屆).

“不是閒人閒不得,閒人不是等閒人。” 閒就是無心、不忙、把心放寬、放鬆。能閒是福氣,懂閒是學問。心閒才能體會與享受內涵充實的生活。

陶淵明〈西元365年-西元427年,今江西九江人〉,是中國歷史上 第一大閒人,四十一歲辭官回家,寫下歸去來兮辭〝登東杲以舒嘯,臨清流而賦詩。聊乘化以歸 盡,樂夫天命復奚疑。〞成為一千多年來上班族嚮往的典範。52歲寫的〝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把一個閒字,發揮的淋漓盡致。 58歲的〈桃花源記〉更是婦孺皆知千古絕唱。63歲〈死前三個月〉幽自己一默的〝自祭文〞坦白的表現出心閒天地本來寬,大自然與我一體的達觀人生而被尊為 中國第一流文學家,田園派始祖。〝千里修書只為牆,讓他三尺又何妨,長城萬里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是清朝康熙年間張英寫的家書,寬廣的胸懷使六尺巷 成為今日旅遊景點,廣為傳颂。

〝居處必先精勤乃能閒暇,凡事務求停妥然後逍遙〞,逃避現實只會使壓力愈來愈大。〝格物、致知、意誠、心正〞便成為達到心閒的必須步驟。聰者聽于無聲,明 者見于未形,能格物才知道未來,要有百折不回的誠心,才有萬變無窮的妙用。從容易的小事著手做起,便能克服困難,解決問題。事情做完了,煩惱沒有了,心情 輕鬆愉快了,也就閒了。

少慾與達觀是維護心閒的潤滑劑,認清了想要的與需要的,壓力就減少了。凡事往好處想,以眼前所有為美,所處為樂,隨時知足感恩,永遠抱著希望,陶情冶性,無意中得修養。輕鬆愉快的逍遙則是道家思想中人生的最高理想。

〝比〞與〝夠本〞是一切壓力的總根源,一部比的過程(1),逼出了多少癌症,害死多少人。時時想夠本,壓力變大了,體力與精神都受不了,結果是可想而知的。不如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不想幹什麼就別幹什麼,饑來吃飯倦來眠,徹底解決外在壓力,回歸自己。

〝嶺上白雲飛,松間夕陽落〞,最美好的東西往往是免費而垂手可得。山水本無主,閒者便是主,心中恬淡能體驗大自然的優美,環境清幽增添了人生的樂趣,如此內外和美豈有不使人延年益壽?

心閒是藝術的原動力,美的藝術如音樂、美術、太極拳的修養,把自己內在個性的情感向上提升,向內體驗,再用美妙的技巧盡情的表現出來,不但陶冶了自己的心性 ,也打動了他人的心弦,充實了生活的樂趣,增進了人與人間的感情,世界也就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