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大与我

Written by 陳治宏(新竹交大電子系69屆碩士).

一、緣結交大

1945.3.2 (農曆1月18日晨六時) 我在母親的家鄉揚州市于姓火巷一號出生。

1946.6 我在上海沙灘撿到一個真空電子管1,父親拿去店裏賣的錢夠我們三人兩周等船的生活費用。我們於6月16日搭上海黔號輪船, 6月18日抵基隆港, 當天回到父親的家鄉台北市寧夏路陳記旭榮木材行。

1961.7&8 做為(高雄)台鋁員工子女暑期高一打工生, 我的老板機電維修課長孫光琛是成大電機系的,而他的老板台鋁廠長李惟梁則是交大畢業的,兩位都是我欽慕的優秀工程師。另我雄中物理沈中益老師也是交大畢業的。

1962.7&8 做為高二打工生,我的老板是成大電機系的方欽章課長與(北京)清華畢業的史熙城課長。史課長讓我讀了Siemens的硒整流器文件,我頭一次看到了電洞與半導體兩個我當時不懂的名詞。

1964.5 我在成大大一將要結束前,好幾位同學如施振榮、饒人慶、劉武鴻、何仁立等準備重考首屆招收大學生的交大和清華(我太窮,沒重考)。

1965.10 MIT教授、交大校友朱蘭成來成大電機系演講,講解的是以一條繞線做天線。我提問:“以之再繞一次的天線,是否可傳接三度的信號?”朱教授說我該先把基本的學好。

1966.12 畢業旅行由林料總導師帶我們參觀了交大、清華、谷關電廠、石門水庫、士林電機廠、大同公司、太平洋電纜、裕隆汽車、東山模拖車等.

1967.5 我考取了交大、清華、成大三個研究所, 我選擇了交大。

1967.7&8 孫冠勇和我提前報到住進研究生宿舍, 並參加謝清俊與葛必昭所開的電腦軟體暑期班。有一天孫的一位同學寄來照片,托我們帶給圖書館的某小姐,為其牽線做媒。我借機想瀏覽所有圖書,卻在樓梯旁意 外發現了十幾本盍簪集(1964年首屆交大美洲校友聯誼大會紀念冊)2。當時用了整個下午把盍簪集讀完,愛不釋手。此前我讀遍幾個圖書館——從小學的台鋁 圖書室、初中的鳳山中學圖書室、高中的雄中及美國駐高雄文化處兩個圖書室,直到成大圖書館——發現當時所有的英文書都是銅版紙,而所有的中文書都是普通紙 印的。盍簪集是我所見的打破這兩個規律的第一本書,由交大美洲校友用銅版紙印成。

二、求學交大

我相信大部份的同學在兩年裏攻讀了一個碩士,而我卻像孫悟空偷吃仙桃一般至少吞下四個碩士:(一)向黃振中老師和夏禮中先生學得整套氦氖激光科技,成功自 製氦氖鐳射及全像、通信、陀螺等等應用。(二)向施敏和張俊彥兩老師學習並自己設計和製成雙極電晶體。(三)由陳榮淦老師親自帶我完成許多電漿與微波及其 相互作用的研究(數據與理論分析於1971電物學刊載出,而榮淦老師於1968.12已離台返哥倫比亞大學,該文於1996年Newport Beach百年校慶晚宴才得以當面交卷)。 (四)由郭南宏老師親自指導我完成了圓孔對電磁波繞射理論的畢業論文。此外,還向丁觀海(丁肇中的父親)及林同坡兩位老師學了張量,向魏凌雲老師 (Shockley的學生)學了固體中的聲子理論,向韓光渭和楊超植兩位老師學習控制及信息理論,向謝清俊和溫鼎勳兩老師學習軟體及基礎實驗室工藝等等。

特別難忘當時既已吃下仙桃,即刻手提定海擎天棒,想直奔天庭搶兩個諾貝爾獎玩玩的心境。雖然帶著驕大的狂妄,然而怎能不懷念那22歲的青春年華?

三、執教交大

1969.7-1970.7 擔任黃埔教官,參與所有軍校電子教學更新。

1970.7-1974.7 我回到交大母校教書(擔任過大學部前八屆中六屆的助教及講師,最後一年升副教授)、做研究(研製出整套CMOS設計及製造工藝),還擔任過一年課務主任, 與全校師生直接連繫。郭南宏教務長特別關心考上交大沒報到的新生,囑我挨家訪問,極力關心貧困生就讀,並設法保證安排獎助學金等等。

1971郭教務長為我們證婚。

1972我們的兒子取名衛青。

往事如煙,在就登六十之際,謹以從未發表過的一首詩句表達我對交大母校郭南宏等眾位恩師的感恩之情:

疼愛學生勝愛己 三生有幸遇恩師
授我數學與電磁 教我論文得碩士
探我住屋真破舊 安排校舍建中路
聞我夫妻有不合 個別約談化爭執
薦我出國八萬里 八萬里外來探視
加州海岸浪滔滔 寂寞白雲念恩慈
何年學好通天技 恩師左右請效力
五校和衷同共濟 常聞交大得第一

(此詩作於1991.1.29郭教授在El Monte Ramada Inn 演講時)

附註:
1.1946年撿到電子管, 似乎註定了一輩子搞電子。正是:
“電子好,環眺景妖嬈。聲光化物電磁造。能不誇電子好?!”

2. 1967.7讀盍簪首集,未料1985年受任(與張國瀏、郭達進、高泰武、謝志中、朱力揚等諸學長)主編盍簪五集。憶往事,二十年一揮間。猶記得當時曾寫下:
“五屆校友聯誼會,萬方俊彥聚L A;群英語論照青史,盍簪五集放燦輝!” 的期許; 還加策勵韻文: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淘盡千古英雄,淘不盡交大兒女,千里雄心,萬丈豪情;乃跨海越洋,飛天行空,更行更遠還生,而化為漫天燦星,為中華綻放光明!為世界綻放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