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圍墻的大學

Written by 方爭(西南交大電機系85屆).

1981 年7月,17歲的我從江西南昌第三中學高中畢業,選擇不讀高三而直接參加高考。很幸運地,我的考試總分超過重點院校錄取綫二十多分。一生從事研製軍用飛機 的父親,一厢情願地要送我去西北工業大學,攻讀空氣動力學專業,好傳承他的衣鉢。而少年叛逆的我,却對著地圖,尋找離家最遠的重點大學。由百年歷史之唐山 鐵道路礦學院演變而來的西南交大是最好不過的了:

1.離家超過2500公里,地處著名的峨眉山風景游覽區,觸目可及的是報國寺(和尚廟)的青竹,伏虎寺(尼姑庵)的古樹,清音閣(道士居)的流水。沒有城市的喧囂,有的是鳥鳴翠柳和山寺鐘聲。就算讀不好書,四年下來也能成就一派仙風道骨。

2.西南交大的校友遍布全國鐵路系統的各個領導層面,校友之間互相提携,蔚然成風,號稱鐵路系統的“黃埔軍校”。

就這樣,我進入了交大電機系的電力牽引與制動專業,學習地上跑的電力機車,而非空中飛的戰機。

新生報到時,因爲洪水衝垮了許多地方的鐵路路基,我不得不轉乘了很多次的火車,才興衝衝地抵達峨眉火車站。看見學校居然用貨運大卡車來接新生,我的心陡然 凉了半截。等到發現西南交大的校舍坐落分散在峨眉山山麓東、西、中三座山梁上及峽谷中,根本沒有圍墻,而校門仿佛貞節牌坊般地樹立在一片農田之中時,我開 始暗暗叫苦:簡直就是上山下鄉,插隊落戶嘛!直至搬進新建成的四人一間大板樓學生宿舍,見到了配備齊全的嶄新學生用具,心情方才豁然開朗,開始很有興趣地 欣賞“一菜一格,百菜百味”之川菜的麻辣燙。之所以有閑錢美食一番,是因爲交大的男女教職員工甚至有名的大教授們,幾乎都是穿免費分配的深藍色鐵路制服, 于是母親給我縫製的蕾絲花衣裙已足够我稍顯奢華地行走于校園。而那時的大學生是不需要付學費和住宿費的,只是花很少的錢買教科書而已。

開學不久,就聽學長們談起留級、綴學、休學等名詞。又聽說各系的教授們慣以刁難學生(考試成績在七八十分左右,就是超好學生)來體現師道尊嚴;甚至以補考 比例(通常是15%)來表明所謂的治學嚴謹,而且補考名單會張榜公布于各系的大門口,以示懲戒。每次期末考試一定是綿延半個月,連考七門,門門閉卷!乍聽 之下,我是驚詫惶恐:沒想到這所沒有圍墻的大學居然是用無形的“考試圍墻”來禁錮學生。在沒有退路的情况下,唯有放弃巴山蜀水之間的詩情畫意,光大發揚拼 博高考之餘力,努力學習一番。因爲在大一,大二的有驚無險,我在大三時就比較放鬆了一些。周末時常去舞會蹦迪,平時課餘又參加了校女排的集訓,以迎戰四川 省大專院校排球聯賽。到學期結束時,居然被當了兩門主科和一門副科!羞憤之餘,幾乎備戰了整個暑假來應付補考:兩門主科順利通過,但電磁力學却又是“恰 好”考了56分,必須重修才能再次補考。若是重修後仍通不過,則無論大學四年裏其他科目的成績如何好,我都拿不到學士學位了。二十歲不到的我,所承受的心 理壓力之大,至今想起仍心有餘悸,仿佛惡夢一場。從那以後,我不敢稍有懈怠,戰戰兢兢地認真讀書,每門功課都務求提綱挈領,融會貫通。也不再留戀峨眉的綠 水青山,一心盼望著早日畢業,好沖出“考試圍牆”,遠離這是非之地。

1985年7月,我終于拿到了學士學位,進入鐵道部電氣化工程局天津勘測設計院工作。當時,院裏剛從日本進口了大型電腦繪圖儀,需要更多的技術人員。我于 是改行搞電腦資料庫管理,這才逐步體會到母校教授們教書育人的良苦用心。因爲憑著在交大奠定的良好數學基礎,以及系統科學地分析和解决問題的能力,我在 “專業不對口”的工作中很是得心應手。

但是,我在申請自費來美學習電腦科學時,却因成績單不够好看而屢遭學校拒絕,實在令人氣結。後來我靈機一動,懇求教授們在推薦信上,務必附加闡明母校“不 輕易給學生超過九十分”的優良傳統,以正視聽。皇天不負有心人,八年後,我終于飄洋過海,美夢成真。在美國讀書實在輕鬆得可以,教授們提倡的是清晰的邏輯 思維與創意。考試則是爲了幫助學生更好的學習,成績采用A,B,C,F制。而且平日作業,研究報告及專案,小測驗,課堂內外考試等,均在總成績中占有一定 的比例,從根本上杜絕了“一試訂乾坤”的現象。因此,中國留學生大多僅用一年的時間就完成了碩士學位。

1988年,西南交大遷校于成都市近郊,終于成爲了有圍墻的大學。只是不曉得那無形的“考試圍墻”是否別來無恙?